日媒:安倍蜜月期结束 最大敌人来自党内

日本将不会修改1993年关于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
  香港中评社4月17日报导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已一年有余,在目前日本与周边国家都存在或多或少争议的同时,安倍在自己的大本营――自民党内的声望又是怎样的呢?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事务硕士广濑俊介14日在《外交家》杂志上发表了文章,详细阐述了目前安倍政府与自民党之间存在的矛盾和鸿沟,并提醒安倍政府要认真管理即将到来的内阁改组,也要在制定政策时倾向于自民党议员的需求。全文编译如下:   自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客岁十二月参拜靖国神社以后,总有一些声音担忧安倍政府将深陷民族主义的泥潭。前段时间,安倍晋三亲自宣布,日本将不会修改1993年关于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说话》,这对那些担忧的人来讲无疑是一种解脱。如果要研讨安倍为什么会兑现《河野说话》的原因,就要思考一下自民党内对其愈发高涨的批评声,及其内阁和自民党、公明党之间的鸿沟。目前,安倍在政治问题上如履薄冰,如果安倍无法妥善处理即将到来的内阁选举中的紧张关系,那么他对自己政党的管理就将面临非常严峻的问题。   2月19日,日本媒体报导称安倍智囊团成员之一卫藤晟一在YouTube网站上上传了一则视频,该视频批评美国对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表示失望,是一种向中国“叩首”的行为。这则新闻立刻被大肆报导,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不得不出头具名,命令江藤收回言论、并公开声明其发言并非日本官方的意见。但考虑到NHK董事对于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发表的有争议的言论,这个小插曲似乎很轻易被遗忘。   但是次日,前内阁官房长官、自民党最有影响力的町村派的负责人町村信孝公开批评了卫藤的言论。他说,“他们制作的问题多多,带来的好处却少之又少。”他进一步评论说这样的危急会伤害政府,则让人不禁质疑:“到底是怎样的首相才会任命这样的人?”   町村信孝没有直接批评安倍晋三,但从他对首相任命的不满来看,一些人已经清楚地知道这样做不仅破坏了日本与邻国的关系,甚至还破坏了美日关系。   纵使内政部长总务大臣祖父在二战时指挥日本人守护硫磺岛的事实已经回响反映了靖国神社在众多日本议员心中的复杂地位,但自民党如何看待他4月12日对靖国神社的参拜行为这是一个仁者见仁的问题。   总务会,自民党的最高决策机构,曾一度担忧将面临法规上最大的挑战。但最近,安倍政府一直被指责采取了“政府重要、党重要”的方式来进程立法,削去自民党权力。不仅如此,自民党的同盟伙伴公民党也看到,它的影响力因为集体自卫争议性的建议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安倍对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表示“负责任的是我”时,自民党议员则认为这再一次证明安倍轻视了自民党。2月21号举办的自民党总务会议上,一些老牌议员就公开质问安倍为什么不事先讯问党内意见。考虑到这种情况以及临时以来对日本解禁自卫权的关注,自由民主党总务会长野田圣子宣布,自民党将于3月17日再次召开总务座谈会讨论该问题。   这一举动,显示了自民党内部对于解禁自卫权一事仍然充满异议。3月17日的总务座谈会是2005年4月,小泉内阁就邮政民营化问题召开总务座谈会以来,时隔9年第一次召开该会议。邮政民营化问题在当时引发极大争端,好几名自民党成员包括野田均退党。   公明党和其他在野党已呼吁政府与执政同盟就解禁集体自卫权进行深入探讨。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在《产经新闻》社论版刊登文章,要求政府对执政党和日本人民解释清楚,为什么日本需要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及在什么条件下日本会这样做。其他老辈自民党政治家也没有给安倍晋三什么面子,自民党前秘书长古贺诚称安倍试图修宪的做法是“一个愚蠢的孩子的想法。”   关于集体自卫权问题的分歧,也可以经由过程自民党内的多如牛毛的“学习会”中看出。以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和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代表自民党鸽派,已经宣布迁就自卫权问题进行学习。与此同时,自民党内的三位高级领导人――秘书长、总务会长及政务调?嘶峄岢ひ丫?宣布,他们还将继续就该主题举办学习会。这种不同平常的举动反映出了自民党内领导们的不连合。   关于自卫权问题的深度的分歧,致3月17号召开的自民党总务座谈会无果而终。在这种批评面前,安倍晋三决定,直到六月份当届国会会议结束前,推迟对集体自卫权的任何决定。同时,他还建立了自民党内的一个论坛来讨论集体自卫权并指导自民党首脑连合党内意见,以便与公明党进行谈判。但这毫不表明,安倍有自由支配外交政策的权力。   最近一段时间,安倍首相已经成功地安抚了很多同事。自民党议员越来越多地接受了安倍晋三和高级官员们的论调,克日本宪法第九条中所说的“日本只有最低限度的必要防卫”是对日本能力的限定。曾在三月份批评安倍晋三“愚蠢做法”的自民党前秘书长古贺表示,他愿意接受这些限定,因为自民党岸田派的成员也是这么想的。   尽管如此,但党内仍有人担心限定集体自卫权的想法会因时间而被侵蚀,更不用说解禁自卫权会如何为中日关系以及韩日关系带来消极影响了。鉴于此,自民党内大约二十名成员,包括重量级人物自民党前副总裁大岛理森等已表示,他们计划重振亚非事务研讨集团。该集团自1965年成立以来,一贯推行日本应与亚洲国家建立友好关系的策略。   亚非事务研讨集团的运作在其两人领导人――茂木敏充与岸田文雄被给予安倍内阁的职务后叫停。实际上,该集团正在重新开始运作,茂木和岸田也仍是内阁成员。此举让日本媒体开始猜测,自民党内的鸽派正在重组并计划在今夏对内阁改组产生一定的影响。虽然鸽派成员的数量已远缺乏高峰时期的100多名议员,但安倍能否充分满足自民党议员,让他们对其国防政策不再质疑,仍然有待观察。   2月28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布,日本政府将私下重新审视宣告于1993年的,关于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说话》。此举预测版地遭到了反弹,韩国总统朴槿惠主张,如果日本修改了《河野说话》,那韩日关系将会好转,她说,“不承认错误的领导人必定无法开启新的未来。”韩日间的新低点让美国也试图开始修复两国的关系,连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小组委员会也越来越多地指责日本。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也指出:“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不占优势。”   但是,一些被视为安倍政治基础的日本民族主义者却对此表示高兴。为了响应信佳的号召,日本维新党举办集会呼吁政府修改《河野说话》,党内国会议员甚至称慰安妇是“一个完整的谎言”。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在客岁桥下彻发表关于慰安妇言论后再和维新党合作是个政治败笔,但维新党有充足的潜力代替公明党成为自民党的同盟伙伴,这也给予了安倍和公明党谈判的有力杠杆。   那么,安倍声称不否认《河野说话》的意思又是什么呢?这意味着他在与公明党斡旋的同时也不会放弃和日本维新党的合作,但他在参拜靖国神社之后也疏远了他最显着的政治基地之一,这是给安倍的一个成本明显但收益不确定的选择。尽管对日本、韩国的友好关系充满希望,但日韩是否会在4月16日的高层外交对谈上对慰安妇问题达成共识还有待观察,即使日、韩、美三国在三月的核峰会上碰头之后又将在本月17至18日进行三边的防务对话。   如果然像维基解密所说,安倍是个不折不扣的,阻挡慰安妇事实的民族主义者,那他就没有必要维护《河野说话》了。那么为什么要这样挽回颜面呢?据分析,美国的压力,特别是它保证将韩国带上谈判桌的这一举动可能发挥了作用。但正如美国对靖国神社的回响反映一样,在两国密切合作并修订《美日安保合同》期间,美国很难做到因为某事而严肃批评日本。我们已经看到自民党对于安倍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同盟问题上表示了不安,因此,安倍在外交政策决策时就会受到来自自民党内部和美国“胡萝卜加大棒”政策所带来的压力。   在所有这些压力之上,安倍还要重组内阁,目前,仍有四十余名自民党议员正在等待自己能够进入内阁的机会。尽管尚未有人提出异议,但个人野心,或者说至少对过去不求回报地工作的挫折感正在自民党内膨胀。当这种野心与挫折感和安倍政府的政治任命、决策以及集体自卫权相结合时,“断层线”就会在安倍政府的大本营――自民党内出现。   为努力保持自民党连合,安倍晋三已经宣布,他将在6月的国会会议结束后重组内阁,但每次更替都可能使得每个成员坐上大臣的位子,这样,一些派别的领导人可能会因其影响力的下降而产生不满,若他们有充足能力的话,可能还会反抗政府。这种内部叛乱在日本政治圈子里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过去十年,自民党和民主党就已经在频繁更替首相时扮演了这样一个安静而有权力的角色。   如果安倍没有认真管理即将到来的内阁改组并倾向于自民党议员对当事人和政策问题的需求,他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民党的不合作,甚至是更糟糕的公然阻挡――特别是如果他的经济政策未能在4月1日加税之后带来经济增长或稳定通胀。最近几周所发生的事情应该为首相敲响警钟,亚洲的专家们也不会相信,一个内部分裂、意见不一的党派会主导日本右倾的政策话语权。   在日本,安倍的“执政蜜月期”已经正式结束,在目前没有明显的政治敌手浮出水面的时候,拉拢其朋友并保持密切关系才是安倍应做的事。(记者 郭至君编译报导)